书吧中文小说网 - 都市小说 - 偏向在线阅读 - 第七十三章:林予夏的搞定

第七十三章:林予夏的搞定

书迷正在阅读: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
        林应转眼,视线悄然落在了身边林予夏的身上,他嗤了一声轻,“我只是觉得你需要心理辅导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予夏瞪了他一眼,道:“谁......谁需要什么心理辅导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应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予夏见林应也没有与自己斗嘴的意思,他自然也不会对他自讨没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林应也是好心好意的来给自己做‘心理辅导’的,虽然这个理由他并不是很想接受。可现在的林予夏,心情的确是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应似乎是察觉到了林予夏想要说些什么似的,还没有等林予夏开口的那一瞬间,林应就已经抢先开口了,“你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额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予夏看着他的眼睛眯了眯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这样非常破坏气氛的耶!

        林应笑着道:“难不成你想饿着肚子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予夏刚想着要反驳林应的话,可话到了嘴边,他的肚子正好附和了林应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就让林予夏更加羞耻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话,林予夏还什么其他理由反驳林应啊!

        林予夏也没有再说什么了,他只是自顾自的躬身过来,端起了饭和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予夏扒拉几口饭菜之后,方才开口的道:“大哥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刚开口一个称呼,林应就一脸嫌弃的道:“别对着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予夏: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是怕他直接喷饭是吗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这的确是挺恶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予夏又扒拉了几口饭菜,连同嘴里的也咽干净之后,方才开口,“大哥,你懂我的心情吗?我知道这是我的问题,但我都已经把事情解决了,还过去找她,好声好气的想要跟她道歉,好好说话。行啊,她倒好,对我是什么态度?简直就是把我当成陌生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应叹然,“正巧应该是人家小姑娘不喜欢你这种类型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予夏啧了一声,道:“我那么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男子放眼整个a市的美女都喜欢得不得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应白了他一眼,“我觉得你应该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予夏道:“我有好好说话啊!我当时可是客客气气的,没有一点有钱人的架子,可她不领情我也没有办法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应道:“谁让你给人家的第一印象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予夏嘀咕了一声,道:“我也不想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应道:“那你现在想怎么做?还想着要热脸贴人家冷屁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予夏看了他一眼,道:“怎么能够这样形容呢?我也没有贴她冷屁股好吗?我就是看在她是小妹朋友的份上。所以,为了小妹,总归是得弄好关系才是重点,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应那一双带着几分狐狸光泽的眸子落在了林予夏的身上细细观察。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到了林应莫名的视线,林予夏浑身一颤,总觉得他的眼神有些古怪就是了,“大哥,你怎么这样看着我?我总觉得你这样看着我,弄得我全身都起鸡皮疙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应轻笑一声,道:“我只是有些好奇,你这个号称‘情场高手’的花花公子什么时候得这般低声下气的去找一个女孩子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是啊,为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从来都是只有女孩子追着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怎么就到他倒追别人了?

        林应说得没错,这样的确是不太合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予夏沉思半刻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应盯着他的脸色变化,虽然看不太出来这个人的脑海里到底在想象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。不过,林应猜想应该是关于鹿小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应观察了他半响,但林予夏很快就回过神来了,察觉到了林应的目光,他视线一转,两个人的目光正好相汇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予夏心一横,那一瞬间,他只感觉林应那一双眼睛好似沁着什么锋锐的光,有些慎人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予夏淡淡的道:“刚刚我不是说过了吗?就是看在小妹的面子上啊!不过,下一次我才不会那么傻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应有些意外,“不去求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予夏哼了一声,道:“要是下一次再收到闭门羹的话,那本少爷的名声在江湖中可是难混下去了好吗?所以,我才不去了呢!反正这件事情我已经解决了,也没有一定要跟她汇报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随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应道,“我看你从进门开始到现在,倒像是一个十足的怨夫一般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在老婆拿受气回来的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予夏闻言,他整个人就给蹦起来的架势都有了,他反驳的道:“大哥,你怎的能够这般冤枉我呢?我才没有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应笑眯眯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予夏倒吸一口凉气,道:“我才不是怨夫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”林应低声的道,“那你希望你以后不会经常‘怨夫’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林予夏一愣,“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应淡淡的道:“行了,我也不打扰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林应起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?还想做心理辅导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。你不能等我吃完饭之后,顺便把碗拿下去刷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应笑了笑,说道:“想得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相对于心理辅导,林予夏更喜欢这个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即便是他受了气回来。林应也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冷漠。

        还真的单纯只是来心理辅导的,其他就不包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是为什么,林予夏只是觉得林应这言语之间好像带着几分诡异之色,当然,还有几分威胁就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应明确的拒绝了自己,林予夏自然也不会多做纠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应转身离开了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下面的林九注意到了楼上的动静之后,一转过来的时候,就正好看见了林应走下来的修长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应目光一动,视线落在了林九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哥怎么样了?”林九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应点点头,“苦口婆心的,倒是有些作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九目视着林应走过来,坐在了自己的身边,她问道:“二哥的心理建设那么脆弱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应淡淡的道:“估计是因为平时没有被女孩子凶过,所以就有些受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九眨眨眼,道:“看来二哥是真的非常受女孩子欢迎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应微笑的道:“他啊!终归还是吃亏在女孩子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九道:“小鱼不是那么不讲道理,我到时候一定好好的跟她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应道:“行,到时候你帮他们两个说开了,倒也是一件好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九点点头,她又道:“对了,大哥,来尝尝小鱼给你的蛋糕吧?你刚刚给二哥做了心理辅导,一定有所消耗的。这会儿,就用蛋糕来给你补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应笑着应了她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给你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林九便从沙发上下来,过去厨房冰箱给林应拿蛋糕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应只是看了她一眼,没有说什么,自然也没有阻止她的动作就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九将草莓蛋糕和勺子拿过来,递给了林应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应双手接过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林应就在林九的瞩目之下舀起一勺送入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九就这样看着他嚼了几口,然后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啊?”林九一双眼是好奇的看着林应,似乎是在期待着他的回答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应道:“味道可以。只不过,我感觉有些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九‘咦’了一声,道:“我倒是觉得味道还可以,挺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应淡淡的道:“可能是因为和你们女孩子的口味有些不同。我平时不怎么会吃甜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?”林九看了一眼他手里捧着的,是甜的草莓蛋糕,“那这个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应道:“毕竟是鹿小鱼的一片心意,而且还是我们小妹给我拿过来的,当然得尝一尝。我只是不常吃,也不是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上面的林予夏完全不知道下面那兄妹俩背着自己在‘相亲相爱’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还好林予夏没有现在就端着空碗下楼,要不然的话,铁定是会撞见这一幕的,然后就又被林应私下教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唉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予夏忽然间觉得自己实在是太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世间,鹿小鱼刚从辅导班下班走回家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鹿小鱼环顾四处黑乎乎的环境,心中只觉得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今天没有情况?

        鹿小鱼所指的自然是每回在夜深人静中找自己麻烦的那一群人啊!

        突然间安静无声了,鹿小鱼自然是更加欢喜的,但她另一方面又在猜测着这是不是暴风雨前的宁静?

        一时间,鹿小鱼就觉得心有悸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,鹿小鱼相安无事的回到了小区的楼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鹿小鱼在这个时间点回来,小区里面已经没有很多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散步外出的大抵都是在这个世间点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鹿小鱼回到小区的时候撞见了不少熟人,见了面自然也会打一个招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他们怎么都说一些鹿小鱼听不懂的话?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鱼回来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鱼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鹿小鱼一一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鱼,今天下午有人在你们楼下等你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鹿小鱼不由得有些惊讶?

        也没有什么人要约自己见面啊?这怎么就有人在楼下等着自己了?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!我刚刚经过你们楼下,看见她现在还在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鹿小鱼被吓了一跳,“这个时间点,还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她从下午你出去之后没多久就来了,一直等到现在呢!我们都让她先回去或者是联系你。但她坚持都要等着你回来,见她一直都是这样,也劝不动,我们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啊!”鹿小鱼道,“那我现在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鹿小鱼应了一声,之后便转身疾步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知道来找自己的到底是什么人,但想着能那么坚持不懈在楼下等着自己的,应该不是什么奇怪的人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是人是鬼,总归还是要见一面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她这是在小区内,就算她想要做什么,鹿小鱼也能够第一时间喊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故此,鹿小鱼也不怕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一会儿,鹿小鱼就已经走到了楼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远远的就看见一道身影在楼下站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身形,应该是一名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是察觉到了身后有什么动静,她几乎是下意识就转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转身,真实模样便展现在了鹿小鱼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了她一眼,鹿小鱼很快就认出她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只有一面之缘,但鹿小鱼还是认出她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前几天这才见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对鹿小鱼,可谓是印象深刻啊!

        她不就是当时林予夏身边的那个女人吗?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鹿小鱼便下意识变得警惕了起来,她冷冷的扫了附近一眼,道:“怎么是你?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笙笙见当真是鹿小鱼,她便上前一步,想着要靠近她。

        鹿小鱼秀眉一蹙,道:“别靠近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笙笙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 鹿小鱼轻咳一声,道:“你就站在那里说,我们之间可没有那么熟。所以,就没有必要套近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笙笙没有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见胡笙笙半响没有说话,鹿小鱼便问道:“你......是来找我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笙笙点点头,‘嗯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来找我做什么?”鹿小鱼看了她一眼,“难不成你想在这里动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鹿小鱼想,即是在林予夏身边的人,即便是一个女人,想来并非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吧!

        胡笙笙摇了摇头,她咬着牙,说道:“我来找你,不是为了想要和你动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笙笙深吸一口气,道:“我这一次来,是想和你道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道歉?”鹿小鱼问,“道什么歉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笙笙道:“这一段时间,你遇到的麻烦其实都是我做的。不过,我已经知道错了,所以想着过来给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低着头,弓着身子,九十度弯腰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鹿小鱼看着她,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那户人家的大小姐吧?”鹿小鱼讪笑一声,“你确定你没有找错人?或者是没有什么企图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笙笙起身,她看着鹿小鱼,道:“不是。我是专门来找你道歉的。那一段时间是我......鬼迷心窍,错了,才让人找你的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鹿小鱼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胡笙笙见她不说话,便道:“我没有什么企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此之后,我一定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的,这一点你可以放心。”胡笙笙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胡笙笙轻声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鹿小鱼眼神一动,她看了胡笙笙一眼,“这件事情就算是过去了,你既然都已经道歉了,那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胡笙笙面上一喜,“那你这算是原谅我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,也没有再说些什么其他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已经很晚了,你还是别留在这里了,先回家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、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喜形于色,应了鹿小鱼一声之后便转身离开了此处。

        鹿小鱼看着她离开的身影,一时间竟是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知道胡笙笙到底是发什么神经。

        像她这样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在自己面前低声下气的道歉,实在是太惊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惊悚得让鹿小鱼下一秒好像是觉得要世界毁灭了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鹿小鱼并没有管胡笙笙到底是不是真心实意的,反正没有麻烦来找自己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也没有多想,很快就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鹿小鱼没有察觉的是,暗处有一名男子在悄悄的注意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鹿小鱼是个练家子,周围的一举一动她应该都能够注意到的,所以,他潜伏在这里的时候就更加的小心翼翼了,生怕自己就这样被鹿小鱼发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松了一口气,反正,没有被发现就很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见鹿小鱼和胡笙笙二人都离开了,自己也不会再多留在这个地方的。这不,就才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边走,一边拿出手机给林予夏发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予夏这会儿刚洗完澡出来,就收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胡笙笙知道林予夏的手段,她自然是不会弄虚作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到底有没有给鹿小鱼道歉,林予夏还不知道吗?

        林予夏回了信息,说是酒吧绑着的那一群人能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也已经没有什么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回了消息之后,林予夏按熄了手机,放在了桌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未完待续!

        /133/133713/3210354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