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吧中文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大燕斩妖人在线阅读 - 第0091章 尸魅

第0091章 尸魅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幕,让章廷来吃惊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到底是……怎么一回事?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向眼前的这位一身游侠打扮的家伙,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没错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出现在章廷来面前的,正是游历至此的牛元平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离开十景城,他辗转数月,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久之前,凭借超脑系统的能力,察觉到此地有异常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的这个章廷来,正是被此地异常所困的平民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出手,解决掉了妖邪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章廷来的询问,牛元平站起身子,抬头看向了一棵树的上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应道,:“正是它在作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边看着,牛元平一边淡淡开口说着,“你进入了它制作的幻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廷来闻言,顺着他所看去的视线,同样抬头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这一看不要紧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彻底地看清楚树上的那个东西时,直接给吓得惊呼出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妈呀!!!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章廷来瞬间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来!

        只见那棵树的枝干上,正有一物吊挂在那里,伴随着些许藤蔓,静静垂悬!

        却是一具,披着衣服,缠绕着绿植的骷髅骨!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死去了多久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章廷来忍不住向后躲了躲。

        脸色早已苍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向牛元平颤声问道,:“您是说!……我刚才被这具骸骨所戏弄?!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元平仍旧抬头凝视着那具悬吊在树干上的骷髅骨,淡淡回应着,:“不错……这是尸魅!……此人生前必定怀有怨恨之念,所以死后怨气不散,魂魄难以堕入轮回之境,在此成精成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他将视线收回,看向跌坐在地上的章廷来,:“尸魅将自己生前的不公遭遇,化作了幻境,让堕入其中的人,感同身受!它以此来报复世人,谋害生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廷来闻言,渐渐恍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……我刚才所进入的幻境,都是此人生前所遭遇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良久之后,章廷来站起身来,重新看向那吊在树蔓之间的白骨骷髅。

        眸光轻闪。

        低声开口,:“想来……你是遭遇了骗局,失去钱财,锒铛入狱……绝望至极之后,无颜回家……所以满怀怨念,在这里自我了结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似乎是在跟那具骷髅对话,也似乎是在跟自己言语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元平以为章廷来还在惊惧,于是安慰了一句,:“你不必再害怕,这具尸魅已经被我灭除,无法再伤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廷来闻言一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灭除了吗?……”他凝视向那具骸骨,叹了口气,:“真是个苦命之人……生前被人欺骗,死后……又被灭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元平一听,笑了,:“这尸魅如果一直在此,一定会再次伤人性命。不将其灭杀,肯定会为祸人间!方才若不是我救你,你将会在幻境里被尸魅吸干魂力,代替它成为这棵树上的一具吊死的骷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廷来听到后,立即打了一个冷战。

        的确是险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假如人不知,鬼不觉地死在了此地……家中的妻子和孩子,便就此没有了依靠!

        这样想罢了,章廷来对牛元平感激涕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立即下跪叩头,:“多谢恩公相救!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元平走近,将其扶起,:“不用谢,这是你的造化,碰巧让我路过了此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廷来起身,抬起脸看向面前这位头戴斗笠的神秘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元平的脸,此刻遮在斗笠的阴影里,看不清楚面孔。

        章廷来小心翼翼的问,:“您是斩妖人吗?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斩妖人的名声早就在平民里传扬,所以章廷来对于那种人物,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知道他们专门处理一些奇奇怪怪的妖邪灵异事件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元平微微一笑,:“也算是吧……只不过我此行仅仅是路过此处,要去执行秘密任务!……所以,不希望暴露行踪!你若是见到了其他人,请不要说起见过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章廷来闻言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!明白!我绝对不会泄露恩公的行踪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,斩妖人总是很神秘。

        执行秘密任务,不希望暴露行踪,也是常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元平对他的反应,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本来就是以游侠、赏金猎人的的身份游历四方的,不想泄露行踪,尤其是不想引起斩妖人们对自己过多的关注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做到不泄露行踪与身份,是再好不过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回家去吧,此地不宜久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牛元平向章廷来劝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听了此话后,章廷来却又再次的看向了那具悬吊在树干上的骷髅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面露一抹犹豫。

        良久之后,似乎是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去一趟衙门……将此人的遭遇上报!我希望那个设置骗局的家伙,能够被绳之以法!还此人一个公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牛元平眸光轻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想到,眼前的这个平民,倒是颇有些热心肠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点了点头,:“也好……我送你出山去,助你进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言罢,牛元平一把捉住章廷来,飞纵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章廷来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出生到现在,一直都是脚踩地面的他,却是体会了一把在天上飞的感觉!

        但这对于已经进阶到四阶斩妖人的牛元平来说,早就是不值一提的雕虫小技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还没等章廷来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元平已经带着他落下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远处的夕阳里,则出现了太泽城城门的轮廓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够快的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得继续赶路,只能送你到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廷来连忙感谢,:“多谢恩公!多谢恩公!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可当他再次他抬起头来时,牛元平的身影已经远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道背影一边渐行渐远,一边留下一句话语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记得你的承诺,不要泄露我的行踪,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人虽已远离,话音却犹如在耳边说出来的一般!

        章廷来连忙朝着牛元平走去的方向跪下来,口中轻声言道,:“恩公放心!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言语过后,他叩头一拜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起身走进了太泽城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耽搁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奔太泽城衙门府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衙门官员升堂,问章廷来,“想要上报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章廷来恭恭敬敬地回答,:“小的途径湾岭时,看到一具悬挂在树干上的骸骨!惊慌之中,被吓的晕厥!在睡梦里,遭到那骸骨托梦,它似乎有莫大冤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官员顿时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托了个什么梦,有什么冤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骸骨主人生前被人欺骗,被陷害吃霸王餐,从而锒铛入狱……最后写信给家人,砸锅卖铁筹集二十两银子的饭钱,才得自由!忧愤之下,在湾岭中上吊自杀……含冤而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章廷来向衙门官深深一拜,:“请大人帮助调查,将骗子缉捕归案!还那含冤受屈的可怜人,一个公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衙门官闻言,默默地点了点头,良久之后,他赞道,:“你与那骸骨的主人非亲非故,却能有此心思,实在难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赞罢了,他叹了口气,:“只是……没有太多的证据……仅仅凭借一个梦境开启调查,实在太过勉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章廷来连忙跪地,:“大人,我记得梦境里的一切!记得那骗子的长相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衙门官眼前一亮,:“那就容易办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是。

        章廷来将那幻境里看到的骗子模样,画成图像。

        衙门官一边根据他的供词,找到了那家酒店的所在,把酒店老板和店小二传唤,一边让衙差去往湾岭,把骸骨取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调查。

        才知道,事情居然发生在五年前!

        酒店老板的确是因为一个吃了二十两银子霸王餐的人,告到衙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可怜人,名叫付传锁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被告吃霸王餐,在牢里待了好几个月,直到他家人把二十两银子的饭钱凑齐了,才还了自由身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于是衙差急忙又去付传锁的祖籍,把骸骨身上的遗物送与他的家人辨认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就是付传锁!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五年前付传锁在出了牢门之后,一直没有回家,音信全无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妻子等不到丈夫回来,又穷的吃不上饭,心灰意冷之下,只好改嫁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,再次得到付传锁的消息时,竟然是五年后的今日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却已经化作白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衙门官知道了来龙去脉之后,彻底相信了章廷来的托梦之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又着手抓捕那个骗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肖像图,自然是手到擒来!

        终于捉到了那个害死付传锁的骗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加上酒店老板的与店小二的指认,以及章廷来的梦。

        骗子供认不讳。

        案子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衙门为了感谢章廷来,奖赏给他五十两银子,并派遣马车,送他回了大萧镇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妻子和孩子见到回家的章廷来时,急忙搂住他痛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一去三个月了无音信?担心死我们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妻子的话,章廷来吃惊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明明记得,自己在外只待了不到十天……

        /107/107530/29322229.html